厌与世之—不定时更

专注同人耽美,偏黑篮,全职,东喰,惊悚乐园,HP……

黑篮之异能军宠·C32

Chapter  32

某嬴一直在说服自己:等这里的进度赶上了晋江的再说……其结果就是——我又开了n个坑……

远目,想要死亡……

————
  这一场闹剧终究还是没有继续下去,高尾的突袭检查让大家都匆匆忙忙,一下子便解决完了自己的早餐。
        桌子上几近没有残羹冷炙。
     而一旦有些人剩下来些什么,也立马给没分到食物的人抢了个光。黑子难以想象这些人会是这样的丑态。毕竟之前,他们的高傲不会允许他们这样做的。
  不过也难怪。坏境造就人,说的可不就是这样?从前纵若是再高贵的贵族,进了这里,也不消被磨了锐气。你敢叫一声,立马有人打你一身伤疤。
  这就是残酷。
  黑子再不想看下去,他刚一转身,高尾就出现在他身前,递给了他一个馒头。
  黑子用他那双干净到极点的眼睛看着高尾,明明是没有任何情绪的,可高尾就是感到了一阵寒意。
  他突然懊悔于自己刚刚的行为。
  这不是在暴露吗?!他,他怎么会一时脑抽?!
  “高尾监狱长,我可不是一个馒头就能收买的哦。”在察觉到周围打量到这里的目光后,黑子脑子转得飞快,一下子便想出了对策。
  索性就当做高尾想潜他,不就能证明他的“清白”了吗?
  至于为什么要证明“清白”,黑子想着恐怕这是在这里平平安安待下去的唯一办法。毕竟若是让他们知道自己和神族人有什么亲密的联系,保不齐会有什么阴谋呢。
  所以呀最好,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
  黑子的表情突然带了点色欲,那原本干净的嗓音也不知为何,突然间变得沙哑。高尾微一眯眸子,神情也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啧。”高尾收回馒头,表现出一脸不屑的样子。
  黑子不再看他,迅速隐藏起身影来。
  很快日暮西山,当然地下暗宫是终日不见天日的,时间计算,完全是看饭点的。
  因此这也是为什么早上有那么对多人会赖床的原因。因为没个参照,去晚了就没了,就是这么回事。
  十分让黑子无奈的是他已经整整一天没吃到东西了,虽然说不饿,但总有种怪异的感觉。比如说馋?呃……
  总之黑子已经将一切摸得差不多了,想来第二天的境况会好上很多。
  而今天他也算是见识到了恶童的昭名。因为如果是早已闻名于整个圈子花宫真想要什么,一般是不会有人抢的。但总有那么几个认为自己的实力与花宫真不相上下又不丢脸的人不是?
  可不,今天早餐调戏他的人就是很好的一个例子,被打得出血了,应该很痛吧。
  黑子回到107时,花宫真还没有回来。宵禁很快就要到了,过了宵禁要是还在外面逗留是会被带到管教室里管教的。
  据说管教室里十分可怕,不建议大家以身犯险。这是来自不怕死的前辈的建议,据说从管教室里出来后半个月都说不了话,简单地一句可怕已经再不能形容了。
  虽然他至今还未与花宫真有过交谈,但是黑子并不希望花宫真有什么事,毕竟作为宿友,能关心一下的黑子还是不会吝啬的。
  不知过了多久,宵禁时钟早敲过了,花宫真才慢慢悠悠地走了进来,完全无视黑子,径直在自己的床上坐下了。
  黑子注意到花宫真走路有一些颤抖。并不明显,如果不是黑子细致入微的观察力根本不可能发现。
  黑子还注意到,花宫真的手有些不自然地倚靠在自己的腿上,他有些疑惑,正思虑着要不要上前搭个话什么的,就看到花宫真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包子,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黑子:盯……
  花宫真偏头,突然问了一句:“你要吃吗?很好吃。”语气OK,没有问题,态度诚恳,虽不热情却也让人舒坦。
  黑子正想拒绝,哪知刚刚还一脸温和的家伙又迅速变脸:“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八嘎!!”
  黑子:……
  这是恶童?不是幼稚儿童?!
  于是后来花宫真得知自己和黑子说的第一句话竟然那么中二时那叫一个悔不当初,恨不得狠狠骂过去的自己:你说说看你对得起这恶童的称号吗?!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