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与世之—不定时更

专注同人耽美,偏黑篮,全职,东喰,惊悚乐园,HP……

叮!争风吃醋【2】

大家新年快乐!!今晚要不要造作啊!要不要浪啊~~~
哈哈哈哈

懒癌患者的某嬴瘫了五天终于决定更一章……
有些惶恐啊……感觉自己文风又变差了……

啊啊啊啊,还是赶紧完结这篇吧,预计还有两篇……
也祝大家新的一年狗(划掉)粮多多,天天开心!!

————
  黑子躺在床上,放空思想。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他为了一点吃醋点,舍弃了自己的贞·操……
  
  等等,为什么事情会这样发展啊?他明明只需要帮他,不,赤司君说直接叫他的名字就可以了……他明明只是帮赤司君暖床不是吗?! 为什么会被做这么奇怪的事?!!虽然确实蛮舒服的……可是后劲也太大了吧? !
  
  黑子现在是一点都不敢动了。
  
  他尝试着起床,却在撑起身子些微幅度的下一秒跌回,手一点力气都没有……
  
  黑子有些绝望,难道他要光着身子躺一天吗?
  
  你问赤司?当然是上早朝去了,末了还不忘叫人来服侍黑子——当然是被黑子拒绝了,他不习惯被人这样服侍,而且还是在这么羞耻的情况下。
  
  其实最可恶的还是赤司君不是吗?明明只是暖床而已!竟然跟他说暖床就必须做这种事,这是属于他们这里的礼仪。好了,他满足他了,他却把他丢在这里,自己跑了!走之前还一脸餍足地表示今晚继续。
  
  
  今晚继续?放心吧!今晚他是绝对不会让赤司君上自己的床了!!
  
   黑子气得牙痒痒。
  
  所以说恼羞成怒的黑子已经忘记这张床其实是赤司的床了。
  
  躺了一会儿,黑子终于屈服,他琢磨着,好歹在赤司君回来前把自己给理干净了。他正想开口叫唤叫唤那些宫女,哪知房门轻轻地吱呀一声,开了。
  
  阳光从门外倾泻而入,刚好照亮了站在门口的那道清峻人影的半方隅角。
  
  黑子待行的动作,愣住了。
  
  又是这种感觉……
  
  这个人也……
  
  好熟悉啊……
  
  为什么全世界的人我都觉得好熟悉啊,这究竟是什么鬼畜的设定啊?!
  
  黑子还没有从这种奇怪的感情里逃离出,站在门口的男子就迈开步子,朝他缓缓走来。
  
  即便逆着光,黑子依旧可以辨识出来人的样子。似乎是个绿头发绿眼睛的家伙呢……好像还带了眼镜……等等,为什么古代会有这么神奇的设定在啊?大家都不会感到奇怪吗?!分明奇怪透了好吗?!!
  
  而其实更奇怪的是,明明没有看见来人的脸,他却能够想起来对方长什么样子。黑子还有一种预感,他不会只遇到这一个调色盘……
  
  果然他不是穿越就是失忆了吧?!!
  
  “公子可休息够了,臣奉命来为公子检查身体。”
  
  黑子处惊不变地盯了人家的脸半晌,随后点点头,面瘫着一张脸,道:“有劳了。”
  
  说着就要起来,哪知“啪”地一声,又摔回了床上,还被对方看在了眼里。
  
  黑子绝不愿意承认自己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怜悯。
  
  绿间·其实是心疼·真太郎连忙放下手里的药箱,上去想要扶起黑子,但是……被躲过了……
  
  躲过了……
  
  过了……
  
  了……
  
  绿间真太郎表示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黑子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伤人,充满歉意的话语在绿间耳边响起:“抱歉……我……”
  
  不是抵触,相反,黑子对这个绿头发的人还是蛮有好感的,特别是这个人腰间还挂着一个艳丽的香囊,与他那一身清新脱俗的气质简直格格不入。
  
  没错你没有猜错,这个香囊就是绿间今天的幸运物。
  
  至于绿间是怎么知道他每天的幸运物是什么……管他那么多做什么?
  
  黑子是完全没有想那么多,说句心里话,黑子认为还蛮萌的。
  
  至于躲避触碰,只是他单纯觉得,这样怪不好意思的……
  
  绝对不是他皮薄!!
  
  也许绿间也明白了黑子的意思(看他的脸颊上的红晕看出来的)微微颔首,道:“公子不必忧心,下官不过是为公子检查检查身体,毕竟,一夜辛……”
  
  “咳咳咳咳……!!”黑子突然猛烈地咳嗽了起来,绿间赶紧将其扶起,手搭上他的背,极其熟练地顺起气来。
  
  黑子逐渐平缓了呼吸。
  
  太好了……阻止了这个人说那么羞耻的话了……
  
  忽然,一道声音撞向了此时正亲密接触着(并没有)的两人,不带情绪的语气恰似最好的质问。
  
  “你们在干什么?”那个拥有诡异异瞳的君主问。
  
  黑子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呼吸又开始剧烈地喧嚣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