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与世之—不定时更

专注同人耽美,偏黑篮,全职,东喰,惊悚乐园,HP……

演Gay成Gay(明星/短篇/黄绿黑)【13】

 第一集
  “我有一个秘密,谁也没告诉过。”
  ——
  直冲门面的铁棒,带着强劲的风,黄濑一言不发,俯身躲过,一个前抓,拉过某个人的手腕,狠狠地向后甩去。
  一道不痛不痒的还击,脚飞快地踢过,“呯”地一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黄濑站立着,背着声音,发出了一声不屑的轻笑:“就这样?还想挑战我?”
  离开始到结束,不过短短十几秒,一对五,几招解决。
  黄濑此刻的表现不算骄傲了。
  “拜托下次找些靠谱的人再来挑战我好吗?对手这么不给力,我也很……呃!!”
  腿部突然被重重地打了一下,黄濑脸上闪过一丝懊悔,脚下动作不慢,立即向来人踢去。
  对方也不过是垂死挣扎,一击之后再无力气,殃殃地被踢远,咳嗽一声,嘴里已经泛起了血沫。
  黄濑的腿部是一阵犯疼,但他的骄傲告诉他不能在这群人面前露出什么端倪。
  于是他仍是高昂着头,“滚!”
  此言一下,还躺在地上的人立马吓得屁滚尿流,一个个唯恐黄濑再出手,连忙跑掉了。
  黄濑看着他们跑掉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疼痛,慢慢地坐将下来。
  黄濑掀起自己的裤脚,小腿一片青紫,黄濑叹了口气,脸色不变。
  “那个,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用这个吧?”
  黄濑一愣,清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仿佛敲击在卵石上悦耳的清脆声。
  眼前是一支药膏,朴素的淡绿色仿若树叶,带来一阵舒爽。
  黄濑未及抬头,就似意识到了什么那般,微微地颤抖了一下身子。他用力地偏过头去,没有去接那支药膏:“谢谢,不用了。”
  紧抿的唇角并不是因为疼痛,那上挑的眼角也似乎因为着来人的一切而更加紧绷,也许是在紧张。
  一阵寂静。
  就在黄濑以为他要走了的时候,清凉敢骤然敷上他的伤处。他一惊,再去看时,那双骨骼分明的手已经轻柔地替他上起药来。
  纤细的手指缓缓划过伤处,白净的皮肤与他那青紫的伤处交相辉映,鲜明的颜色对比刺得黄濑更加呆滞。
  此刻的他哪有方才那股凌人的气势,现下只怕是连邻家的大哥哥,也比不上黄濑纯情。又似想到了什么,他的那张帅气的脸蛋微微地红了,眉头却不禁皱起,颇有几分别扭。
  “谁、谁要你管了!不要多管闲事啊!!”还未等来人再次抚上上伤口,黄濑就大叫了起来,急急地站起,也不顾伤处的那些疼痛。
  “对不起。”那个人的语气似乎低落了很多,他仍是半蹲着的,因为站着的原因,黄濑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看到对方淡蓝色的发色,就像头顶的天空,撩拨着他的心。
  蓦一触到,视线又立马转开,黄濑心跳得飞快,那张脸也越来越红,可惜来人并不能看到。
  “黄濑君受伤的话请尽快治疗,我先走了。还有,打架实在是不好的行为,所以请黄濑君克制好自己。”
  一说完,即转身。黄濑终于肯抬头去看,那背影却渐渐消失,再看不见。黄濑低头,耳旁的碎发散落下来,遮住了视线,看不真切。
  “卡!好!过!”
  黄濑原本低着的头快速地抬起,那双原先染了灰色的眸子在一瞬间亮了起来,一搜寻到黑子的身影,立马想一条忠实的小奶狗一样扑了过去,黏人得不得了。
  “哇,小黑子刚刚伤心的样子啊!我差点哭了呢!!”
  “黄濑君刚刚也很帅气,那个架势,我还以为黄濑君打架真的那么厉害呢。”
  “喂!你们两个!嗯,不错,第一遍就能过,倒是个好彩头,不过有些细节还是要好好把握,多找编剧聊聊,知道了吗?”
  “是,导演。”
  日向说完,便去招呼场务准备下一场,闲下来的黑子黄濑,也赶紧趁机背剧本。
  他们的剧本其实下来得并不早,相对于其他组的进度,他们是在开拍前一天,才堪堪拿到。
  并不是黛千寻的效率低,而是他们的剧本,改了不下三次。
  最后他们认为,比起欢欢喜喜地给观众们撒糖,一些神转折,会更让人深刻。因此,才有了现在他们手中的剧本。
  现在,黑子黄濑两人,也只得加紧背诵领悟了。
  “好,快过来!下一场了!”
  ——
  黄濑拽着自己的衣服,甩于肩上,不紧不慢地走着。
  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黄濑赶紧穿上衣服,整了一下头发,理了理表情。
  他在门前微微站定,深吸了口气,才缓缓推开了门。
  “啊,凉太啊,你回来了?”
  “嗯,是的,妈妈。”黄濑乖巧地点了点头,他站定,悄悄把重心放到了未受伤的那一只脚。
  话说虽是垂死挣扎吧,劲倒是蛮大,即使涂了药,还是有些疼。黄濑一向在母亲面前装得乖巧,即使有什么不舒服,也不敢透露出来。
  黄濑母亲挂起温柔的笑,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招呼黄濑过来,一脸秘密地说。
  “凉太,我跟你说啊,你要有心理准备。”
  一脸忽悠,黄濑不禁紧绷了全身。不妙啊,妈妈这个样子,好熟悉啊!
  “啊!!小哲!快过来!”
  楼梯口传来踢踏声,但是很轻柔,黄濑微微皱起眉头,心里已经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呐,凉太,这是黑子哲也,你的未婚夫,因为他的家人出去旅游,所以暂时住在我们家,凉太啊,你记着,要好好对小哲,听到了吗?”
  黄濑:……
  等等!我没听错吗?未、未婚夫?!
  “妈妈!你又做了什么啊?!”深知自己母亲个性的黄濑惨叫一声,脸平时完美的形象都不顾维护了。
  “就、就,指腹为婚啊……
  生了孩子就结为夫妻,没有多加考虑过……”
  “妈妈!你不知道这句话是怎么说的吗?!这种事情哪能开玩笑啊!!”
  原话不应该是,若生来为一男一女则结为夫妻,若皆为儿子或女儿则结为兄弟或姐妹,怎么到了他妈妈这儿就不一样了?!
  “呃,那个凉太啊,你就不要纠结了,反正,好好保护小哲就行了。以结婚为前提谈恋爱!!知道了吗?”
  黄濑偷偷去看黑子的表情,竟然发现他的脸色毫无变化,他正想撤回视线,黑子突然向他伸出手:“请多多指教,黄濑君。”
  “多多、指教……”手覆上那只白净的小手。黄濑的内心是崩溃的。
  喂?他可不可以和别人换个妈妈?在线等,挺急的!!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