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与世之—不定时更

专注同人耽美,偏黑篮,全职,东喰,惊悚乐园,HP……

演Gay成Gay(明星/短篇/黄绿黑)【14】

 第二集
  “不要到处乱走,我的未婚妻。”
  ——
  “早,黄濑君。”
  黄濑一出门便遇到了正好也从房间里走出来的黑子。他有些惊讶,愣了一下,随即亦开口道:“早、早……”
  黄濑其实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毕竟自己十几年的人生从不知道原来男的和男的也可以有婚约……
  不,他该怪的是自己的妈妈吧……哦,天哪,该死!怎么会是他?!
  “一起去洗漱吧。”黑子邀请道,黄濑家有个公共浴室,平素里大家都是到那里去洗漱的。看着黑子走在前头,黄濑才注意到黑子的睡衣。
  昨天晚上黄濑在抗议无果后就直接回房了,连晚饭都没吃了,所以后面的事情,他是一点都不知道。就连黑子住在他对面的房间,他也是刚刚才知道的。所以理所应当的,黑子昨天洗澡后穿了什么睡衣,他也一点都不清楚。不然,他也不会像现在那么惊讶了。
  “噗!为什么是红色?”黄濑忍不住笑出了声。
  在前方踱步的黑子止住了动作,“什么?”一脸疑惑。
  “你的睡衣……”黄濑指着黑子的睡衣,努力压抑着自己扬起的嘴角,希望表现得不那么想笑一点,奈何他的注意刚从睡衣的颜色点回来,就又注意到了黑子头上一丝顽强的呆毛,再加之现在黑子无辜而疑惑的表情,怎么就那么萌呢?
  镜头很负责得来了个特写,日向注意拉近,同时示意他们继续。
  红色吗?怪不得昨天黄濑妈妈的表情那么奇怪呢。
  “怎么了吗?黄濑君没穿过红色的睡衣吗?需不需要我脱下来给你穿?”面无表情地盯着黄濑,黑子脸上不禁闪过一丝黯淡,随即强打起精神来调戏黄濑。没错,在黑子作为攻的世界观里,他现在的行为就是在调戏自家小受。
  黄濑连忙摇动他的头:“不不不不!不用了!我穿起来……没,你那么好看……”噗!!对不起,他真不是故意要笑的,实在是太有喜感了!!
  黑子似乎有些生气,转头不再看他,身后,黄濑的笑突然温柔了下来,似流水般清澈。
  也许,这样也是不错的……
  黄濑进了浴室的门就看到黑子在踌躇,此时的他经方才一闹仿佛已经消去了昨天的尴尬,他略一探头,发现了黑子的犹豫,问:“怎么了?”
  “请问我的牙刷,是哪个?”
  黄濑妈妈特地告诉他她为了他准备了新的牙刷,却是没告诉他是哪一个,只说,是蓝色的。
  朝夕相处,黄濑自然是认得哪个牙刷是新的,他漫不经心地拿起自己的牙刷,一边挤着牙膏,一边说:“蓝色的那个就是。”
  蓝色的那个,蓝色的那个……
  黑子伸手,惨白的肌肤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出几分病态,他伸向架子,那里只有两个牙刷,一个是他的,一个是黄濑妈妈的,此外没有第三人。
  他将手伸向了一个样式素雅的牙刷……
  “喂,那个是我妈的牙刷。”
  “呃、嗯,我知道,我是想说,这个牙刷真好看,阿姨很有品味呢。”
  黑子连忙将收回手,复又将其旁边的牙刷拿起,他仔细地看牙刷的样式,默默地记在心里。
  之后就是吃早饭,经过一早上的互动已经互相熟悉了不少的两人默契得一言不发地食用。黄濑妈妈在一旁痴笑。
  早上七点十分,两个人出发上学。
  黄濑虽然已经没有昨天那么反应奇怪了,但现在两人一起走路,总有种他们是青梅竹马的感觉……
  略尴尬。
  黑子却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安静地注意周遭的一切。
  因为是同班是缘故,这种奇妙的气氛便一直维持到了班级。
  众人的目光瞬间咬在他们身上,似乎十分好奇他们班的好学生怎么会和不良少年黄濑扯到一起。不过,再看两人若无其事地走到自己的位子,没有一丝互动,众人又不禁猜测方才的一切是不是巧合。
  可是,明明看着就很和谐啊!!
  一天一晃而过。
  今天是黑子值日,黄濑早在下课铃一响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黄濑妈妈本就没有规定他和黑子需要一起回家,因此他也不必要留下来等黑子,反而会让人觉得奇怪。
  夕阳西下,黄昏静静地涂抹着昏暗的颜色,漫不经心地点缀着来人的肌肤。
  那人将垃圾倒进垃圾桶里,回头,正欲前行,即被人拦了道路。
  他微微抬头,看到几个昏黑的身影。
  “请问,什么事吗?”
  “是谁允许你靠近黄濑大人的?!”
  黑子在听到黄濑的名字时愣了一下,随即开口淡淡道:“我们只是……”
  “什么我们你们啊?!好学生又怎么样?!!黄濑大人那么高贵,是你能碰的吗?还一起走了一路!!恶心死了啦?!”
  黄濑在这个学校,是从来不缺少脑残粉的。
  虽然他的成绩差破天际,还是一个不良少年,但是,在同样不良的少男少女里,他简直就像是神明一样。好学生与坏学生自古就像是神与魔,是互相唾弃甚至厌恶的存在。所以,纵若黑子品学兼优,深得老师欢心,也不过是在他与他们这些不良间在多添加一道裂缝罢了。
  换句话说,黑子在他们眼中,可不是被尊敬的存在。这一群穿着怪异的女孩们,只会对于自己心中的男神竟被这样的一个人给亵渎而感到生气。
  “不要废话了!干脆给他点教训瞧瞧!”说完,一个人竟直直地泼过一盆水,将黑子浇了个透心凉。黑子深知自己双拳不敌四手,因此没有反抗,更未试图辩解。其一是因为他不动女孩子,其二,当然是因为她们说的都是事实。
  似乎还不解气,来的女生将盆子狠狠地甩到地上,操起一个棍子就要打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黄色的身影就此闪现,他一手轻轻制住了那根木棍,一手拽起了女生的衣领。
  “谁准你们动他的?嗯?”
  他盯着这一群花花绿绿,眼睛里闪过面对敌人时的残忍。
  “他是我的人,懂?”
  女生们吓呆了,似乎失去了心中唯一的信仰,她们的眼中露出灰败,嘴唇轻轻地颤抖着。
  “是,是……”
  “滚!”
  七手八脚连带两手并做一脚地飞跑,黄濑看着浑身湿漉漉的黑子,温润的水珠勾勒着好看的弧度,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要到处乱走,我的未婚妻。”
  毕竟,他身边实在太危险了。
  “不是哦,是未婚夫,黄濑君。”
  “废话这么多干什么!?赶紧回家洗澡啊!你想感冒吗?!”
  “谢谢你,黄濑君。”
  ……
  算了,不用谢。
  反正,你是我的未婚妻,不是吗?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