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与世之—不定时更

专注同人耽美,偏黑篮,全职,东喰,惊悚乐园,HP……

黑篮之异能军宠·C38

chapter   38

☆阿厌の话:
阿厌的更新到啦!到这一卷监狱卷到这里就结束了,接下来是人族卷,奇迹们将争相出场!敬请期待!!~\(≧▽≦)/~
————

  上等神的实力果然是不一般,三下两下,三个人就已经被制服了。
  
  花宫睁着一双阴狠的眼睛看这几个人,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对于黑子的维护——他踩断三人的四肢,把那把匕首扎在了尹壹的手心上。
  
  一件衣服飞来,轻轻地盖在了黑子的身上,黑子不禁攥紧了花宫的衣服,低着头道了个谢。
  
  “谢谢。”
  
  两个人很快回到了107,路上奇异地没有遇到任何人。
  
  花宫一路上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沉默。
  
  直到回到107坐在了床上,待黑子穿戴好一切后,花宫才陡然开口,说出的话却犹如平地惊雷一般,他说:“黑子,你是赤司征十郎派来的吧?”
  
  黑子的整理衣服的动作猛地一滞,继而点头,“是赤司君叫我来的。”
  
  短短的一个小对话,双方的心里都有了一个小猜想。
  
  黑子猜花宫不简单,说不定是地位极高或是极高傲又或是神族敌对一派,否则不会直呼赤司君的名字。
  
  花宫猜——黑子,与赤司征十郎有着几乎等同的地位。
  
  这是他的自觉,是属于一个妖族将军的直觉。
  
  “那里你进来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顿了一会儿,黑子回道。他心里隐隐有个猜想,但一直不敢确定。而这个猜想,在刚刚花宫君救他时,忽然清晰了起来,清晰得让人可怕。
  
  “呵,果然。”花宫冷笑了下,再未置一言。
  
  寂静慢慢沉溺整个空间。就在黑子以为花宫不会再开口时,他说话了。
  
  “但是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你毕竟不笨。”
  
  黑子抬了眼睛看他。此刻,他忽然觉得,花宫君,其实是个很好很好的人。
  
  “是的,我猜测,赤司君让我进来这里,是为了拉拢你——花宫君。”
  
  黑子一字一句地说道,没有丝毫隐瞒。而也正是这个情态,让花宫不自觉笑了起来。
  
  “真是一步好棋,赤司征十郎真不愧是神族最千年来最圣明的神王,哈哈。”
  
  黑子没有说话,花宫周围开始浮现悲伤,让黑子一瞬之间好像看到了以前那个可悲的自己。
  
  “你知道吗,黑子。其实我不是妖族人。”
  
  在监狱里待过一段时间后,黑子自然是知道花宫是妖族的将军,是在不久前的神妖大战中被俘虏的。一直在被劝降。当然,最后那句话,是他的猜想。
  
  早在第一次发现花宫被关管教室后起,黑子就一直在猜测原因。
  
  后来他想到了他的房间号,想到了花宫君的实力,想到了花宫君对他的维护。
  
  赤司君抛给他的问题似乎都迎刃而解了,只要有了这个答案。
  
  而在听到花宫接下来的话后,黑子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是对的。
  
  “我不是妖族人,确切的说,我算半个妖族人。没错,就是你猜测的那样,我是卑劣的混血杂种,是妖族和神族混血。”
  
  混血被看做是低贱的代表,这个黑子很清楚。毕竟神族一向等级分明,高贵或者低贱在他们眼中自有一番标准。比贫民窟下等神还惨,混血被视为叛族,视为不详,是最最下等的生物。
  
  而在妖族,这个包容度显然会高一些。这也恰恰说明了,为什么花宫之前会自称是妖族人。
  
  “其实我对自己是个种族的并没有什么看法,我对任何一个种族都没有归属感。如果不是妖族再三求我,我不会当他们的将军。”
  
  花宫君在大战这方面真的有很大的天赋。不久前的那场神妖大战黑子听说过。虽然那段时间他几乎被关在了神宫中,但还是听到了这个消息。足可见其重要程度。
  
  据大家口口相传所说,妖族的军队不足十万,而神族有十五万。神族拥有人数上的优势,在实力上也占上风,可拼到最后,双方的残余兵力却是不相上下的。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神族在这场战争中是失败方。
  
  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这个妖族将军,他曾以一个计谋,灭掉了神族近万人,可谓是神勇而又富有智谋。
  
  最后,还是赤司调动了暗卫,才获得了这一场战争的胜利,并且生擒了花宫。
  
  一直以来,神族在人族、兽族、魔族、妖族、精灵族中,都是占据优势地位的。而新的神王上位后,更是以统一六族为目标,掀起了一场又一场的战争。
  
  对于这样的行为,黑子其实是不想认同的。
  
  战争意味着死亡,这个道理谁都懂。但他也同样知道,自己劝不了赤司君。
  
  因为赤司君是整个神族的王。
  
  因为赤司君是赤司君。
  
  有着这样的一颗心的赤司君,理所应当得愿意接纳人才。而能在战场上以一敌百,运筹帷幄的花宫真,赤司当然不会愿意错过。即使,他是混血。
  
  统一是首要目的,其他的都是其次。有时候,黑子甚至觉得,自己也是赤司统一路上的一枚棋。不,他已经不是单单这么觉得了,他是肯定。
  
  此刻自己身在监狱就是最好的证明。
  
  “花宫君以后打算怎么办?”
  
  “我要见赤司征十郎。”
  
  黑子楞楞地看向花宫似乎没明白他在说什么。
  
  “很显然,赤司征十郎的这一步棋,又下对了。”

评论(6)

热度(37)